首页

全民变美时代,我们真得变美了吗?

本文源于燃财经 2019/09/02
分享到:

全民变美时代,我们真得变美了吗?

01 疯狂的美颜时代

向梦29岁,她的手机里存有13272张自拍照,其中50%的照片都被精修过。

这些照片来自不同场景,旅行、聚会、公园、游乐场、购物中心、健身房、洗手间……向梦最爱的自拍角度是45度,其次是正脸,最后是侧脸三七开,最爱的动作是遮阳式。

以前拍完一张照片,至少要修5分钟,现在修图软件更智能了,但是也得花个3-5分钟。往朋友圈发送九宫格自拍照之前,向梦要在几十张看起来几无差异的照片里精挑细选、纠结好长时间。她想让网络上的那个自己变得更美,即使那样看起来并不真实。

和向梦一样爱美的年轻人越来越多。从线上P图到线下整形,“美颜”已经成为一部分人近乎狂热的生活方式。

极光大数据的报告显示,早在三年前,拍照P图类APP的市场渗透率就达到了47.4%,用户规模在3亿以上。也就是说,有接近一半的网民都会使用美颜类应用。如今,拍完照发原图的人似乎越来越稀缺了。整形、P图从女性延伸到男性。

用户对美颜的狂热,带火了各种美颜相机、P图类软件。美图秀秀、美颜相机、天天P图、Faceu激萌、B612咔叽、无他相机、相机360、轻颜相机……各类变美软件层出不穷,很多成为“装机必备”,且不少用户手机里都不会只装一款美颜类产品。

美化自己的门槛也在降低。美颜类产品从最初的需要自己拍完、在原图基础上修修改改,变为一键式美颜,现在AI技术正在提供更智能、可定制的美颜效果。

在美图公司的产品经理看来,美颜产品大致经历了从重度美化到自然审美、纯粹自拍到玩自拍、一套算法到个性化定制、自拍到他拍的产品演化过程。唯一不变的是,技术大大降低了美颜产品的使用门槛,也使这种狂热绝不仅仅局限于图片这一展示环节。

如今,美颜技术更多被应用在直播和短视频类产品,尤其以直播应用最夸张。

全民变美时代,我们真得变美了吗?

抖音上很火的美颜前后对比图

去年,C罗加了抖音滤镜的视频还曾经上了热搜,前后对比十分夸张。

全民变美时代,我们真得变美了吗?

图片来源于网络

02变美在技术上是如何实现的?

为了迎合这种趋势,手机厂商在软、硬件层面费尽心思。在激烈的竞争环境中,不少厂商逐渐把美颜效果作为手机的一大卖点。比如,美图公司曾推出了主打拍照美颜功能的美图手机。在应用层面,QQ2013年就实现了视频通话实时美颜功能。

美颜类产品的技术壁垒并不高。最基础的技术是图像处理,例如512*512的照片,其实就是512*512个像素点,每个像素点存储的是颜色和亮度。图像处理就是改变照片的像素点,比如,祛痘磨皮就是把痘痘那块区域模糊,使其不那么清晰、看起来更光滑,美白就是颜色的调整。

美颜类相机最重要的功能是人脸识别和定位,检测到人脸后,把五官定位出来,需要瘦脸或下巴时,调用瘦脸算法把相应区域的图像调整,显得更瘦或更长。如今,加入了人工智能深度学习算法之后的美颜相机越来越智能,定位五官和肢体更精准,也能给出更多元的“美颜”方案。

而滤镜其实都是固定算法,把图片所有像素统一处理成滤镜的风格。直播与图片里的P图技术本质上是一样的。但由于直播是实时的,对速度要求更高。为了提升速度,直播会采取相比美颜相机更简单一些的技术。

业内人士告诉燃财经,用户在单次美颜上花的时间越来越少,主要是因为美颜技术不断进步、用户的耐心越来越少。但是每个人在美颜软件上的总停留时间越来越长,在愉悦自己这件事上很多人都不吝啬。

03 变美催生的商机

变美心态,催生了很多商机。

对此最敏感的是手机厂商,在智能手机的拍摄功能中加入美颜效果,适用于多数人。智能手机在十年的发展历程里,大约经历了性能优先、设计优先和美颜优先的时代。尤其是国产手机品牌,华为、小米、OPPO纷纷将不断提升的摄像头性能作为新产品的主要特色。OPPO更是将“这一刻,更清晰”、“前后2000万,拍照更清晰”等作为自己的宣传口号。在市场增长乏力情况下,AI拍摄又成为智能手机厂商争相发力的创新点。

全民变美时代,我们真得变美了吗?

美图某款手机的宣传语

随着直播行业的发展,围绕主播们也涌现出了大量商机。很多主播为了能在镜头前呈现更完美的自己,除了化妆、造型外,还会买很多道具,例如假发、假胸,还有昂贵的直播设备。

硅胶义乳原本针对的是有特殊需求的女性。比如乳腺癌症患者,用作切除手术后的替代品。现在,硅胶义乳变成了主播们的“大胸神器”。除此之外,主播美颜神器、唱歌神器、灯光神器,甚至针对游戏主播的吃鸡神器层出不穷。

一个普通支架被加入所谓的“美颜补光”、“广角瘦脸”功效后,被卖到几百元,月销量能达到2000多件,其实只是加入了不同色温和亮度的调节功能。

全民变美时代,我们真得变美了吗?

某淘宝商家出售的“美颜”支架

与这些简单的辅助道具相比,主播们愿意花更多的钱在投资自己的颜值上。随着大众心理接受程度的提升,各种围绕整形的业态逐渐发展起来,在一二线城市已经形成了成熟的产业链。

今年5月,被称为“互联网医美独角兽”的新氧登陆纳斯达克,成为互联网医美第一股。而背后,是大众整形井喷式的需求,这与直播网红的兴盛不无关系。

一位医美机构负责人告诉燃财经(rancaijing),一旦开始整形,一大部分人会养成医美消费习惯,这些人之中有一小部分人会整容上瘾。极端的人会滋生一种“幻丑症”的心理,无论怎么整都嫌自己不完美。有的人可能会花四五百万,在全身一百多处地方动手术,花费3-5年时间。而这些耐心也有可能转化成“上瘾”的风险。

水光针,是一种能够让皮肤呈现“水润嫩滑”效果的整形方式。据这位负责人介绍,他曾经见过一位每月都注射全身水光针的中年女性。

更美APP发布的《2018中国医美行业白皮书》显示,2018年中国正规医美市场规模高达4953亿元,2016年这一市场规模为3088亿。从2016年到2018年,医美规模的年增长率维持在20%~30%,且还在进一步上升。

中国约有2200万人进行医美消费,00后、95后步入整形大军,占比持续增长,大部分省份的医美机构以超10%的年增长率上涨。

04变美为何如此狂热?

变美的出发点和原动力来源于两方面:一方面是“颜值”变现路径变得越来越顺畅,很多年轻人通过整形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,“美”变成一种职业、一种投资;另一方面,美对于每个人心理的影响也越来越外露。

而在北京爱慕整形前总经理吉喆看来,整形风潮兴起的时间点与90后这一代的资产安全感有很大关联。很多90后的父辈积累了一定的社会财富,以至于现在的年轻人不用自己奋斗就有好几套房。物质条件满足不再是他们考虑的重点。很多年轻人开始把“兴趣”、“提高心理安全感”、“提高被认同感”作为做任何事情的出发点,对于自己外表的追求优先级变得更高。

这些高净值年轻人的认同和狂热,让整形风潮也摆脱了整形是为了“嫁入豪门”等负面舆论的束缚,观念和思潮的变化又反过来影响了更多普通人。

另外,外表也不只是外表,它还与择偶、自信息息相关。

全民变美时代,我们真得变美了吗?

图 / Pexels

中央财经大学心理学系副教授窦东徽在解释这种社会现象时认为,首先,当社会形成了某种审美标准,就会对个体的审美产生影响,而在修饰自己达到这个标准的过程中,伴随着竞争和比较,很容易出现极端化现象,比如,社会审美认可“下巴尖一点好看”,最终网上出现很多极端化的锥子脸。

其次,男女都会对异性的审美偏好产生错位理解,比如,男性可能会因为认为女性喜欢“强壮”而去过度健身,事实上多数女性并不喜欢肌肉夸张的男性。同样,女性可能认为男性喜欢“艳丽”而过度化妆,事实上多数男性并不特别喜欢浓妆艳抹的异性。

第三,更深层次问题,可能是男女对自我修饰存在认知差异,女性可能更倾向于认为化妆、美颜、整容过的自己仍然是自己,而男性则认为越经整饰的外观距离“真实本体”越远。

另一方面,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将世界变得越来越平,直播网红的兴起也带来了普遍的心理暗示,这给了很多年轻人一种错觉,他们认为世界上大多数人都是美女、帅哥,自己作为普通人,反而是少数人,让他们变美的冲动更强烈。于是就滋生一种效仿效应。

但是,不正常的变美风潮,在改变了很多人外貌的同时也带来了很多问题。

比如,整形越来越低龄化,大学生以整形为目的的网贷问题变得非常普遍。同时,年轻人变得越来越宅,不愿接触自然,也越来越少与周围的人群产生互动。

变美狂热背后,是年轻人“唯我独尊”、“娱乐至上”、“腐”、“宅”的生存状态。世界更加多元是好事,但外貌至上主义盛行背后,这一代年轻人的内心是不是变得更美了?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。

版面编辑:zhaoxiaofei
关键字:
分享到:

相关新闻